世界上有三样东西藏不住:喷嚏、贫穷、爱情。
可是我可以忍住喷嚏。

那个时候可能脑袋抽了吧,买了凌晨四点的火车去南昌看演唱会,前天晚上十点多出发,荡完了麦当劳肯德基,就坐在火车站大门口地上看很累很累的人们,感觉把前面十几年都聊完了

由此看来,老板好像不是呆板的书面形象,却是栩栩如生的人,有现实世界的普通人的触感与知觉。而做到这一点的正是杰弗雷·乔叟,他的现实主义色彩的潜移默化在文章中时时泛现,他清楚每个人的特征与心理,不加以掩饰或夸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无知

今夜涌是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故事

在一个封闭空间里,你会想起什么?一定是沿路闪现的杨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车程

美丽,美丽,美丽,在氤氲的气团中,水分子的微小跃动带领毛孔的喧闹迎合,熟悉的气味,紧紧依靠的痕带,支愣的丘陵,一条手臂的点缀,南来北往的纵横,以及牛奶的叮嘱。
远行莫忘归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万公里的远走

当秋风吹动田野,深橘黄色附上果蔬,食物被赋予了意义。我没有大出息,只想移步田埂,吃着鲜煮玉米,摘一摘成熟的西红柿,捡些桂花散朵晒干成好物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海报

突来的凉风积蓄颇久,一绺一绺,像恋人的手指,不依不饶地放轻触碰,眼前闪现的一帘帘幢幢,符合她的节奏,埋着隐汰的后果地慢慢撕开灰尘。
光鲜跳跃的绿色蹦现在窗前,消除了刺痛,带来了道不尽的度喻,矫健不停不是没有理由,不喜不善,不能为名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无为

这个感觉挺奇妙:看着欢愉的人眼中光芒一点点消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明度

让我活在我的美梦里,一边撒掉牵绳,拽着它飞上天空,看星星多么明昧。湖水的浩瀚点映支岸的重重叠叠树影的阑珊,山顶的铁塔尖儿闪现次次瞬光,桑虫跳进缠网中,却继续吟唱深夜的歌,鼓点顺势响起,张罗着推陈出新,夜晚悄声来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梦境


爱,我有什么理由不爱。我爱你胜过风雨,使眼神达到的每一处都清晰可视;使我会计算从西到北的距离;使我日日夜夜不得安眠心甘情愿数着天花板的星星。使我不觉孤独。
大地赐予爱情,我却用它来祭奠鲜血。
  他说:“我不厌你。”
  可我根本不需要决绝的感官,呼出的气息重回腔腹,我在吞咽如嚼蜡。
  它收回我的能力,他呼啸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粉红草莓日记本